当前位置: 主页 > 万民齐守玄机一肖中特 >

话青年视觉艺术家毛涵:《汉画舞蹈》——民族记忆千古之美

In 万民齐守玄机一肖中特
on 11/21
by 佐佐
Views
Tags 首都体育学院研究生部
作品集

  4月15日,由大涵文化(北京)有限公司创作制作,由北京舞蹈学院研究生部、北京大学汉画研究所、首都体育学院武术与表演学院汉代百戏研究与实验中心等单位联合打造的《汉画舞蹈》在北京舞蹈学院首次唯美亮相。

  《汉画舞蹈》由北京舞蹈学院刘建教授策划编排,北京大学汉画研究所所长朱青生教授、副所长刘冠担任学术顾问,知名制作人杨光担任制作人、现场导演,青年视觉艺术家毛涵担任服装造型、舞美视觉总设计,北京舞蹈学院白文国教授担任灯光设计,北京舞蹈学院曾卫老师担任化妆设计。

  谈到创作过程,毛涵讲到,还原汉画像砖中的舞蹈动作并将其搬上舞台的前提是所有动作停顿的地方都要有历史出处,要有严肃的学术态度,当动作凝固的时候就是一幅汉画,其实是一种考古的过程。我们在汉画像石上看不到汉代舞蹈的真实样子。汉代的画像石是墓里的雕刻,初始应有美丽的色彩和柔美的线条,然而在时光的流逝、时代的变迁中其图案已然模糊不清,其表面也早已脱落。后人为了记录就用拓片的方式将其塌了下来,原本灵动而细致的画面早已不复存在。怎样让这样一种模糊的样子还原到当初的状态,这就需要我们来进一步的探索与研究。舞者在没有服饰道具和舞动之前与常人无异,如何让凝固的画面流动起来,这就需要探索性与创造性,也试图尝试弥补现今与过去的“断裂”,而这种“断裂”在图像与动作之间本身就存在着。从二维空间的图像语汇转换到四维空间的舞蹈语汇是一种大胆的尝试,这种尝试与探索不会因落的幕掌声而结束,相反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这种开始是在批评与自我批评中进行,是在探索与严谨中进行

  谈到舞蹈艺术,毛涵说,不是好看的动作就是艺术。我觉得遗憾可惜的是,现代人很少知道真正中国古典舞是什么了,现在的人都喜欢西方舞种,不是说不好,但是作为中国人即使再怎么也是模仿,信仰不同,创作出来的作品肯定也是不同的。中国古典舞是拥有着中国人骨子里的信仰,为什么我们不跳自己的舞蹈?我们将中国思维拿到世界的舞台上也定会受到尊重

  谈到剧目的难点以及亮点,毛涵说,“这次的重点放在了服饰造型上。”刘建教授曾讲到:今天的中国古典舞有四种存在方式“垂直传承”(基本断绝)、“重建复现”(如《苏合香》)、“综合创造”(如《相和歌》)与“重构创新”(如《黄河》)。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语境中,我们需要给长时段的能够承前启后的“重建复现”多一点生存空间,《汉画舞蹈》即是一个断代断面断点的空间点的尝试尝试着以图证史、以史证史、以乐证史、以服饰道具证史......

  所以,这次的服装造型涉及到工艺,涉及到那个年代不同场合的着装。针线,布料、款式、颜色、鞋、袜、配饰,细节等各个方面都有所讲究。据考古资料显示,两汉时期的舞者男女均有,舞蹈种类有长袖舞、巾舞、建鼓舞、踏鼓舞、盘鼓舞、乐舞百戏、宴飨舞乐等不同形式,所着服饰大致有以下四种:长袖舞衣、上裸下裤、上襦下裤、深衣长袍。所以这次服装的设计不是天马行空的想法,不是为了标新立异赶新潮,而是在查阅了大量资料之后从整体上、细节上还原汉画像砖,还原历史,极大的体现出庄重感、仪式感,让大家看到我们民族的积淀。

  《山海经海内经》载:“有木,青叶紫茎,玄华黄实,名曰建木。”《吕氏春秋有始》曰:“白民之南,建木之下,日中无影,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远古巫舞,即有于高大杆木之下祭祀天地鬼神的形式;发展到汉代,形成建鼓舞,每每于百戏中心表演:植木竖穿横鼓,上有羽葆迎神辟邪,顶有神鸟传声通灵,亦有跗鼓于下者。鼓舞者鼓而有舞,边鼓边舞,以鼓沟通天地人神。本篇章由三部分构成:以鼓敬地以鼓达及天地人和以鼓娱神,用以表达通天地丶事鬼神之敬畏,属宗教信仰层面的祭祀行为,故列在第一。

  “长袖善舞,多钱善贾”(《韩非子五蠹》)。长袖舞源于西周时期雅乐舞蹈,在西周宫廷雅乐“六小舞”之一的《人舞》中,有专门供贵族子弟学习的“以手袖为威仪”;延至汉代,已十分成熟,用于宫廷礼仪。本篇章遵循“大礼必简”的汉代宫廷礼仪,按出场在场退场三部分构成,通过“天圆地方”的调度和立舞与坐舞的交替表现儒家的社会伦理秩序,是孔子希望的礼正乐清。由天地而人伦,故列在第二。

  “跳丸弄剑”是先秦即有的杂技项目,汉时已为通行的娱乐与表演,或舞于宫廷府邸,或舞于百戏之中,游走在主流社会与非主流社会之间,有张衡《西京赋》所谓的“跳丸剑之挥霍,走索上而相逢”的特点,以及山东安丘董家庄汉画像石的三剑十一丸之神技等也印证了这一点。本篇章按出剑弄剑献剑三部分构成,戏谑不失庄严,滑稽不失礼仪,是为世俗层面的君臣同乐,由宏大叙事进入私人叙事,故列在第三。

  《山海经》载:“羽在其东南。其为人长头,身生羽,一曰在比翼鸟东南,其为人长颊。”另《楚辞远游》有云:“仍羽人于丹丘兮,留不死之旧乡。”及汉代,随着生命意识的觉醒,西王母崇拜的流行,羽人被赋予了“接引升仙助长寿,奉神娱人辟不详”的寓意。在徐州等地汉墓出土的汉画中,每每有羽人侍奉、嬉戏舞姿,上天入地,翻腾跳跃。本节目按照侍奉(西王母)嬉戏(戏神兽、格斗、六博)侍奉(西王母)结构展开,表现汉代人“上华山,驾蜚龙”、“浮游天下,傲四海”(汉镜铭文)活跃之精神。因其展示的信仰生活与世俗生活共在,故列在第四,以承前启后。

  盘鼓舞流行于汉代,以盘鼓为象征,表达了汉人对生命意识的超越感。“般(盘)”者,旋也,其舞以舞者于鼓或盘上及周围盘旋跳踏而得名。卞兰《许昌宫赋》载:“振华足以却蹈,若将绝而复连,鼓震动而不乱,足相续而不并。婉转鼓侧,逶迤丹庭”;加之巾袖之飘动,更显“轻捷之翱翱”,“奋翅起高飞”(汉五言诗《西北有高楼》)。凡盘鼓,数目一至七只不等。按汉代星象说,北斗主死,南斗主生,本篇章以南斗六星(四盘二鼓)排列,于逶迤盘旋之中依次展示“司命”“司禄”“延寿”“益算”“度厄”“上生”。

  为什么要做《汉画舞蹈》?毛涵说,在创作过程中一直在反思,一直在问自己中国的舞蹈是什么?应该怎么体现?查阅大量考古资料,和专家反复探讨,设计一稿推翻一稿,看似在和自己较劲,其实是想更加完善的体现罢了,也不想辜负刘建教授的信任。当然也希望现代忙碌的年轻人能够停下来静静欣赏,相信智慧的人能够读懂。

  把华丽的美感呈现给观众,已经不再是我的追求,想沉淀下来,追根溯源和老祖宗要一些东西。不想做一些没有什么价值的事情,这种价值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从前可能为糊口而奔波,但是现在想沉淀下来,追求一些心灵上的需求,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在嘈杂的社会中安静下来,带着谨慎与尊重继续走着

  青年视觉艺术家,戏剧影视美术硕士学位,北京演艺集团舞台美术设计师;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北京舞蹈学院艺术设计系。同时在绘画、戏剧、电影、视觉艺术方面具有创意精神的艺术家,跨界于绘画、戏剧、舞剧、电影、实景演出;大涵文化创始人之一、北京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舞台美术家学会会员、中国演出行业协会舞美总监;